肥羊大帅比Oo

我我我QAQ还有好多坑没填…【惶恐x

【内含垃圾车谨慎食用*】被摁在墙上怼的故事…( ・᷄ὢ・᷅ )

截了几张做情头(。ì _ í。)
啊啊啊啊啊他们怎么这么美好(;´༎ຶД༎ຶ`)

沉迷鹿哥哥盛世美颜无法自拔x
假装鹿盲
【其实是我画不好盲美人(被拍飞x

【gamquick】杀手雷米(非典型性abo番外,开荤慎入)

【和前作一点关系没有】
啊啦码一篇可能是非典型的abo(´・_・`)
黄色不足暴力有余!!
文笔渣求轻喷!!!
慎入!!!

希望能抚慰你被狼3虐成渣的心❤️
















小破车http://m.weibo.cn/6011540759/4084100594231911

【gamquick】杀手雷米⑤(杀冷au,文笔渣,年更电视剧(误)

前文请戳头像x
Part5



-I also want to become the person you think constantly of.
-我也多想成为那个你念念不忘的人。

一丝不苟的将黑色大风衣穿戴整齐,整了整礼帽。Remy一如既往的准备离开执行任务。他反常的并未与Peter进行过多交流,无视男孩一直紧紧注视着自己的目光,Remy夺门而出。
天晓得自己的内心糟透了!

自己居然被一个看似只有十二三岁的小孩子表白了?也许这没什么,但却使Remy异常烦躁。
鬼知道是什么原因,Remy内心咆哮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和他热情打招呼的倒霉的房东大爷。

Peter静静靠在窗口,目光一直跟随着Remy逐渐埋没在人群中的身影,心里莫名泛酸。揉了揉眼睛想要抑制住这种讨厌到他要落泪的感觉,赌气似得奔走下楼。
“今天怎么样,孩子?”望着有些不同寻常的男孩,房东亲切的问候。
“我有点厌倦练琴了。”
“我懂…”似乎带着点安抚的意味“但你做的不错,没有人来投诉你们…”
“我在琴上包了块布来减少噪音。”依旧是漫不经心的回答。
“真聪明。”
“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音乐。”
“我知道。”房东点点头表示理解“你的父亲到底是做什么的?”显然,他还对刚才的忽视耿耿于怀。
“唔…他是作曲家。”
“真厉害…”
“不过他其实不是我父亲。”男孩终于从自己的指甲转移的视线,盯着房东那张衰老的脸,嘴角轻轻勾起一个可以用妩媚来形容的笑容。

“他是我的爱人。”

面对着可怜的老房东呆若木鸡的表情,Peter神情透着说不出的轻快与诡异。
“Think I'll go for a walk.”
“Bye~”

Peter跟随着记忆马不停蹄的赶到了一栋老旧公寓楼下里。刚踏入内,眼前的昏黄使自己险些站不稳。快步奔走上楼,应付了警察心不在焉的盘问,Peter悄悄的穿过了胡乱栏上警戒线的房间内。

昔日的景象残忍的暴露在Peter眼前。这里他再熟悉不过了,落满墙灰的地板,散落的玩具残骸,血迹斑斑的墙面无一不提醒着他被残忍杀害的所谓家人,以及他的妹妹。Peter紧咬下唇,轻轻拾起妹妹房间内的邦尼兔,像曾经抱着妹妹那样将它紧紧抱在怀中。
穿过狭小的走廊,Peter突然怔住了。他缓缓将脚挪开,地板上赫然勾勒着一个孩子的身型。

他再清楚不过那说明着什么了。Peter脱力般靠在了墙上,将脸埋在了邦尼兔身上,任由眼泪将布偶打湿。
过了一阵子,稳住了身子。Peter擦了擦哭红了的眼,赶忙折回屋内,将木地板暗格下用保鲜膜包好的钱取出装好,猛然听见了催命般的脚步声。
“咯吱,咯吱。”伴随着人的交谈声,皮鞋与劣质木材发出的声音尤为刺耳。Peter冷静的判断着声音的来源,巧妙的绕开的前来的警察。

“我知道你是个大忙人,我们也想快点儿完事。”
“你只要一步一步的说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家伙在这里,他要去拿他的枪…Bang,我们打中了他。”Peter躲在墙后,暗中观察着那个身着灰西服语气的警官,他语气轻浮,Peter敢确定这就是那个杀害了他妹妹的凶手,面对这个他一手制造的灭门惨案,那个男人却毫无愧疚。
听着那个凶手对于残忍杀害自己妹妹矢口否认,Peter靠在墙上,眼神渐渐黯淡下来。

4602…
Norman Stansfield…

偷偷尾随着男人,直到他上了车。Peter赶紧冲到马路上拦了辆出租。
“跟着那辆蓝车。”
“你是让我在鸣警笛的车面前闯红灯吗?”
“不,慢慢开。拿着这一百块钱然后他.妈.的给我闭嘴。”第一次如此失态的对陌生人爆粗。

一路跟随男人,直到他走进了办公大楼,Peter靠在大理石柱后眯着眼睛观望了许久。

当Remy满身是血的打开了房门,发现窝在沙发里的男孩不着痕迹的将动画频道换成了娱乐新闻。
“See,present.”一个巨大包装袋印入眼帘。
“想打开吗?我来吧。”不等Peter反应过来,Remy兴冲冲的从里面拿出一件衬衫。看着这明显大了不止一号的衬衫Peter有点好笑的舔了舔手上的芝士,这算是对于他之前臭脾气的赔礼道歉?
还没等Remy落座,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僵局。打开门,只见房东和几个伙计脸色铁青的站在门外。
“麦高芬先生。”
“我们能谈一谈吗。”


新住处比前几个都要豪华一些,刚落脚,Remy立刻借口洗澡悄悄去浴室缝合好中弹的右肩,血水顺着身体流下,在排水口打转。
一切处理完毕。一打开门,就看见作为罪魁祸首的Peter正襟危坐,一看见自己出来,赶紧将身边的玻璃杯蓄满黑啤。
显然,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这是合同,两万。”一大叠钞票被推到了Remy面前。
“他叫Norman Stansfield,住在4602联邦广场26号缉.毒大楼4602…”
“我不收。”
“为什么。”
“钱太多了…”
“那你的枪能租我用一天吗?”
“我的枪从来不外租,你不是有自己的枪吗?用这个,帮我个忙,别打碎玻璃。”右肩的枪伤在隐隐做痛,Remy不耐烦的挠了挠湿漉漉的头发。
“你为什么对我总这么吝啬。”Peter的眼睛从始至终未离开Remy半步。
“你总是随意的杀着对你无关紧要的人,但是就是不帮我解决那些杀了我全家的人?”
“一旦开始复仇就不会有好结果。相信我,还是忘了好。”
“忘了?在我看见地板上我妹妹尸体的轮廓后你竟然想让我全都忘了?!”Remy的话自己完全无法理解,他瞪着微微湿润的眼睛,像一只暴怒的小兽,将长久积压的怒火咆哮而出。
“我要杀了那些狗杂.种!爆了他们的头!”

“一旦你开始杀人了一切都会不一样。”
“你的人生会被改变。”
“你的余生恐怕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睡觉了。”Remy猩红色的眸子仔细的打量着有些哽咽的Peter,语气几乎算得上是温柔,甚至掺杂着一丝乞求。
“我.他.妈才不在意怎么睡觉,Remy。”
“我要爱,或是死。”
“就这样。”



-tbc

(羊:拖更太久了果咩(;´༎ຶД༎ຶ`)反正也没人看orz,我尽量不be吧,马上要开学了我现在要拼死的补作业了ಥ_ಥ)

【gamquick】杀手雷米④(杀冷au,文笔渣,年更电视剧(误)

Part4



- I will follow your own heart.
-我将遵从自我的内心。


丰沛的阳光铺洒在偌大的天台上铺洒开来,仅有一小处被屋檐庇护着未被波及的阴影。
“Rifle是你要学习的第一件武器,当你越来越专业时你离目标也就越来越近。”Remy一边麻利的旋紧手中狙击枪的配件一边给身边的男孩传授知识。“拿刀举个例子,刀是你学习的最后一件武器…”良久,Remy起身。
“去找位置。”Peter有些吃力的起身,活动活动蹲酸了的膝盖,赶紧拎上铺盖跟上Remy来到天台边。

“No…”合上刚被打开的瞄准镜盖“不到最后一刻别把它打开,它会反射光线,他们在一英里外都能看到你来了。”Peter微微侧过脸,那个杀手就在趴在自己身边,光裸的小腿能感受到对方西裤布料的质感,阳光似乎为这个属于罪恶的男人镀上了救赎的味道。

不妙啊…

“还有记得永远穿着低调,比地板还要暗淡,明白吗?”似乎发现了自己在走神,Remy拔高了音量“现在我们来练习,这是学习的最好办法了。”被对方严肃的语气吓了一跳,Peter急忙伏低了身子。
“我应该射谁呢?”
“随便你。”Remy举起了望远镜。
从瞄准镜内望过去,远处的中央公园内,她看到了熙熙攘攘晨跑的人群。
“不杀女人,不杀小孩…对吧。”
“那,那个穿黄橘色衣服的人可以吗?”
他感受到男人的气息突然靠近,恍惚间Peter似乎看见那个杀手微微上挑的嘴角,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动手吧。”

傍晚时分,Remy靠在沙发上,注视着忙忙碌碌做着家务的男孩,忽然有了一种拥有了一位贤惠妻子的错觉,接着便是鄙夷自己什么时候变的如此禽兽。Peter很有天赋,如果多加栽培,将来肯定能在道上混的如鱼得水,而自己手上也就多了一个不错的筹码。
Remy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所以不顾戒律培养聪明的未成年人。也许用不了多久,自己会利用他大捞一笔或者干脆将他卖给黑.手党获取到更多利润。

“Remy!披萨烤好啦!”随着“叮”的一声,男孩瞬间飞奔去了厨房兴高采烈的去取食物。忙活了一天,这小家伙也该饿了,Remy的目光里藏着他自己到无法察觉到宠溺。

与Peter同在一个屋檐下,度过的每一天似乎都那么的安稳。习惯了早早的起床去喊另一个赖床的人,习惯了威逼利诱一个人去按时按量的喝牛奶,习惯了陪他看无聊的动画片,习惯了默默欣赏他的一颦一笑。Remy冥冥间感受到自己的如意算盘正在一点一点落空,他尝试去挽回却又不忍。他只有出去做任务时泄愤般的用大口径的枪去打爆目标的头颅,却又不得不承认有什么东西开始无法挽回的变质了。

直到有一天,自己再一次找到了Logan。不同于往常,这次门口静静候着一个银发男孩。
Logan似笑非笑的对着他吞云吐雾“怎么?放不开手了吗?”
“我的事我自己能处理。”Remy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
“听着,”将奢侈的雪茄随手一搁,收敛住笑意,Logan的表情归为认真“不要忘了当初你因为什么沦为这部地步,他也只是一只小野猫而已…”
“我来不是为了和你讨论我的私生活的,Logan。”打断他的话“我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趁logan去为两人续啤酒的空档,Remy有些无所事事地把玩着手中的扑克。一抬头,突然发现那个银发少年正和一个陌生的青年交谈着什么。定睛一看,男人的红瞳紧缩,大力的将手中的坚硬的金属扑克握成了扭曲废铁。

大步流星的冲到小酒馆门口,猛的推开门一把将银发少年拉到自己怀里。陌生的青年识趣的走开了,Remy平复下自己那股无名业火“听着Pietro,你得小心点,”他罕见的叫了那个个头只到自己腰间的男孩全名“你不可以随便和街上的人说话。
“Remy,上道点~这他妈没什么大不了的。”有人偏要惹火上身“我只是在等你的时候向人家要了根烟抽…”
“我要你停止讲脏话,你不能一天到晚跟别人讲脏话,我要你嘴巴干净点!”Remy承认他震怒了,猩红的眸子拷问般锁住面前那双澄澈的鸢瞳,那其间包含着的叛逆甚至有些让他欲罢不能。
“我要你戒烟。”少年的身形明显因自己的威压震慑而抖了抖,表情却异常淡定,似乎还有些挑衅,
“Okay.”他将手中一点燃的烟不管不顾的用力丢在了地上。
“离那家伙远一点,他看起来很古怪。我还要进去五分钟,站在我能看见你的地方。”
“Okay.”不知为何,当Remy准备转身的一刹那,他发觉Peter的眼里藏着一种幸福的笑意。

Peter开心的倚在小酒馆边的墙上,刚刚的一系列小事让他兴奋的几乎要叫出声,快乐使他白皙的小脸显得红扑扑的。

“Remy,I think I'm kina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
“It's the first time for me, you know?
Cause I feel it. ”

阳光穿透过发丝的间隙,营造出一种铂金色的失真感,让人不禁会误以为是天使。

“不会错了。”



-tbc
(羊:啊啦呀哒不会弃坑的(´・_・`)虽然也没什么人看…考完试马上就来码文了虽然只码了一点( ・᷄ὢ・᷅ )话说想开个新坑啦~那种变.态杀.人狂类型的…提前拜个早年x)



【gamquick】杀手雷米③杀冷au,文笔渣,后期可能开荤

Part3




-Maybe you are different with others.
-也许你和别人都不同。


光线昏黄,陈旧的装璜让四周看起来有些脏兮兮的,小酒馆内烟雾缭绕。
“Cheers.”
“我不认为你仍然需要这些婴儿玩具,伙计。”
Logan看了看对方递来的清单,挑了挑眉,似乎有些意味不明。
“偶尔也想换换口味,不是吗?”
Remy不以为然的回答,一语双关。

“话是这么说…”
掸了掸烟灰,转身走进那件拥挤不堪的小杂物室,随后便是一阵叮铃哐啷的翻找声,Logan将一个黑色小提琴包推到了男人的面前。
“它可帮不上你什么忙。”
两人心照不宣。

最终Remy还是得搬出那间陪伴他寥寥数日的出租屋。天哪,鬼知道自己在不答应Peter入伙后这个倒霉孩子直接抄起自己的枪朝楼下乱射了一通,发生了那件事后他清楚此地不宜久留。简单的打点了一下自己的“命根子”们便和Peter一起上路了。架着一副圆框墨镜,刻意将招牌的黑色礼帽压低躲避视线,瞥了一眼身边的孩子。Remy暗自叹了口气。
从自己入行以来,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如今居然允许一个累赘般的存在以助手的身份留在自己身边。是什么使一切变得不一样了。

真是荒诞。Peter似乎挺兴奋,搂着手中自己精心照料的盆栽紧紧贴在自己身旁,眼中流露出仅属于他这种年龄的期待。Remy慢下了脚步,以防止身边的孩子跟不上自己的速度。

柜台前的房东是个有些谢顶的中年男子,他狐疑的打量着Remy,以及他手中提着的小提琴袋。
“能告诉我这里面是什么吗?先生。”
还不等他以自己最引以为傲的油嘴滑舌解释回去,他身边那个一直默默无言的Peter突然面露甜笑趴在了柜台上。
“如您所见,先生。”他瞥了一眼小提琴袋。“我必须练习它,因为我下个星期在茱莉亚音乐厅有一场试听会。”
“哦,孩子。我想那可能是个问题。”看到面前这个可爱的孩子,男人语气放缓了些,但还是面露难色。“你要知道…”
Peter看了Remy一眼,发现他居然有些幸灾乐祸看自己的好戏,不由得冷哼了一声。
“我会在10:00之前结束练习的,先生。这样就不会打扰到别人了。而且我也不能吵到我父亲谱曲,不是吗”说罢指了指Remy,害得他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在四楼啊。”男人不由得心生好感。“Thanks Mr.~”随后Remy顺风顺水的拿到了房门的钥匙,一阵小跑奔上楼去。
“你的儿子也会和你一样成为一名优秀的作曲家的,伙计。”房东笑道“我有个女儿,17岁了,整天无所事事…”
“还是别像我的好。”Remy意味深长的苦笑道。

“Hey.”打开房门就见Peter认真的伏在案上填写住房信息,看见自己后露出了个稍显得意的微笑。Remy稍微点了下头表示认可后便一刻不停的检查别的房间去了,再确定对楼天台没有狙击手后,听到由客厅传来的喃喃自语:“我要把名字填成那个我最讨厌的同学,出了什么事都由他承担…”靠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Remy点上支烟,眯缝着眼睛透过袅袅青烟有些入神的望着男孩纤瘦的背影,

Peter填好了表,正要向Remy邀功,一转头就对上了那双猩红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心脏突然受了刺激般扑通扑通的在心房内乱窜。努力克制这种不知名的悸动,Peter咬着下唇,轻轻趴在了在Remy的腿上,不动神色的夺走了男人燃着的香烟,摁灭在一边。
“Remy,我希望你教我成为你一样的人。”
“我希望像你一样强壮,一样聪明。”
“Peter,老实说你多大?”
“18。”
“…不信我可以给你看我的身份证件。”
“不是…只是感觉…你看起来太小了。”
Remy野兽的红瞳仔细审视着这个如猫儿般的银发少年。从对方漂亮的琥珀色眼睛中他轻而易举的捕捉到了些许飘忽不定。很明显,他在说谎

“我知道我还不够强壮…”
“但我可以从基本理论开始学起!”

Remy一言不发,不仅是在试探,其中甚至包含着连他自己都不可思议的玩味。他可以感受到男孩搭在自己腿上的手在轻微颤抖,他在害怕。但无论他有多畏惧,这个倔强的孩子仍然坚持自己的原则。

就比如,他讨厌他吸烟。

“嗤。”Remy收敛了眸中的冷冽,随后换上有些吊儿郎当的模样轻笑着低下头去。Peter面对着忽然男人放大的脸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的缩回了手,不料被男人抢先一步拉住。比自己大一号的手暖暖的包覆住自己因紧张有些冰凉的手,手心传来的温度让男孩脸上一阵发烫。
距离越来越近,鼻尖全然是男人古龙香水裹挟着烟草的味道。
“那么…”
“I want something to drink~”

Remy充满磁性的声音震颤着他的耳膜,故意用带胡茬的下巴蹭过Peter白嫩的脸颊。
“别动,我这就去倒。”
看着男孩落荒而逃的样子,Remy不由得吹了声口哨,耳根都红了啊。但随后,眼神暗了下来。

“Peter…我也并非善类啊。”


-tbc

(羊:果咩只更了一点QAQ,最近真没啥时间,等过年的时候码多一点( ・᷄ὢ・᷅ ),蟹蟹大家的资词~祝大家考个好成绩(*^__^*))

【gamquick】杀手雷米②杀冷au,求轻喷,后期可能开荤)

Part2




Peter在超市乐颠颠的挑了两瓶啤酒,顺带犒劳了自己大包小包的零食,抱着大大的纸袋直奔上楼。

怀揣着被那位神秘大叔夸奖的心思来到了自己家所在的那层楼,Peter忽然发现自己家门口多了一群人似乎在低声交谈些什么,来者不善。

Peter的动作顿了一下。

发现了他的存在,最外的那个人向自己投来了狐疑的眼光。Peter被盯的胆寒,他发现几个人的腰间都别着枪,而身边的墙上的弹孔宣告着这些枪械不久前露出的獠牙。

强行克制住自己颤抖的腿,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向前走。

一片猩红出现在自己的视线内。血迹,从家门内延伸至房间外。

他看见了尸体,那是他父亲。

屋内早已没了丝毫的人气,Peter瞬间明白了。他已经是家中唯一的幸存者了。

除此之外无人幸免,包括Wanda。

泪水不受控制的顺着脸颊滑落,将手攥的沁出了汗水。稍微低下了头,让银发自然的挡住大半个脸,顶着审视的目光,毅然决然的走过了那个曾经的家。默默的在最里面的门前站住了。

除此之外,他别无退路。

拼命克制住抽泣,压抑自己哽咽的声线。开始敲那扇未知的门。
“开门,是我。”
“开门。”
“求求你,开门吧。”
“求你…”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无人应答。死神的目光咄咄逼人。Peter到底是个孩子,此时已哭的似个泪人。他似乎在已经听到死神走来的脚步声了。
“啪”

门开了,是那个熟悉的身影。卷曲的半长发,略微带胡茬的脸上总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那个男人还是像往常那样嘘寒几句,便自然的将自己迎进了屋。

那一刻,Peter仿佛看到了上帝。

Remy将哭的不成人形的男孩带进屋后,反应迅速的反扣上了门。随后趴向猫眼。那个人虽仍有怀疑,但碍于老大还未有指令外加不好妄下推论,就不再注意这里。暗自松了口气,看着这个自己一时冲动而救的孩子,心中懊悔不已。要知道干自己这行的最忌讳的就是多管闲事,Remy可不想因为这次的见义勇为而惹上麻烦。

但眼下最麻烦的事,还是如何安慰这个可怜的孩子。挠了挠头,Remy默默去给自己倒了杯啤酒,顺便接了杯水递给男孩。男孩大概也是哭累了,一边抽泣一边捧着被子小口啜饮。帮他理了理凌乱糊在两颊的银发,Remy试探性的安慰。
“我很抱歉你的家人遇难…”
“…不”
出乎意料,那孩子突然抬起头回答自己。
“那些人…即使他们不杀他,我早晚也会下手…”
“但是…”

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再一次奔涌而出。小家伙哭的呛住直咳嗽,Remy赶忙上前为他顺了顺背。
“他们杀了我姐姐…”
“…她是那么温柔,从来不爱哭”

Remy似乎回想起,在那家整天阴沉的邻居家,除了这个男孩,还有一位身材娇小的红发女孩他印象尤为深刻。恬静,乖巧,让人充满保护欲。

人毕竟已经不在了,眼前的人看起来也不是一句“节哀”可以安慰的来的。揶了口啤酒,寻思着自己这满藏着军火的小破隔间里有没有什么能逗小孩开心的东西,纵然自己阅女无数,那小孩子还真没啥办法。突然,他头脑一亮随后摸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副纸牌。

想不到这见血封喉的凶器竟起到了这种用途。Remy暗自笑了笑,随后故作神秘的将纸牌抽出,打了个响指吸引住对方的注意力,随后表演起一个简易却不失华丽的小魔术。孩子毕竟是孩子,马上注意力便集中在了Remy修长的手指间,瞪大双眼似乎想找出什么破绽。表演末了,Remy将手中的纸牌变成了一朵娇艳的红玫瑰,轻轻插在少年松散的银发上。少年有些猝不及防,看着面前的人突然靠近,感受着发间花朵的触感,腼腆的笑了。

男孩的笑靥让自己有一刹那的失神。

“我叫Remy LeBeau,当然叫我gambit也不是不可以。”调笑般的自我介绍,说出了那个好似超级英雄般的中二绰号。
“Pietro Maximoff,那你就叫我…
Quicksilver怎么样?”孩子也兴趣昂然的给自己取了个同样幼稚的绰号。
“酷爆了,银发的速跑者。”

Peter小口的抿了一口水,突然疑惑的问起了Remy的工作。
“清道夫。”
也许是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原因吧,Remy还是谨慎的用行话回答。但是聪明如Peter很快就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他放下了杯子,认真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那么,可以拉我入伙吗?”

-tbc
(羊:文和电影剧情有一定差别(´・_・`),gambit的人设也和萌萌的leon不太一样QAQ,但我会尽量写的不那么小白的…)

【gamquick】杀手雷米①(重开,杀冷au,求轻喷,后期可能开荤)

这个杀手不太冷改编文x
文笔渣,可能ooc
人物设定,情节不完全与原剧情相同
求原谅啊啊啊(・・;)。
如果这些都能接受就往下看吧(´・_・`)

--He deals the cards as a meditation.

Part1




破旧狭长的环形楼道内隐隐弥漫着烟草味。抬眼望去,果不其然的看到一对晃荡在最高处的细腿和悄悄藏起的点燃了的烟。
踱步来到自己所在的楼层,那双灰蓝色的大眼睛早已紧巴巴的盯上了自己,眼神略显无辜。
“你会告诉我爸吗?”
“当然不会。”
Remy一面错开男孩的眼神,匆匆从他身边掠过,一面暗笑小鬼幼稚。
自己才没有那个闲心去管小孩子的作风习惯不良的问题。
走进自己简易的出租屋内,刚锁上门,便听见一阵熟悉的嘈杂声。虽然已经大概了解原因,却还是克制不住自己透过猫眼去看。果不其然,一个肥胖臃肿的中年男子揪着男孩的领子,随后便是不堪入耳的大声辱骂以及殴打。
自己的同情心开始泛滥了,Remy一边收拾那盆植物一边反省。

日子还是照旧,擦拭枪管上的血迹,整理衣物,巧合的碰到笑着与自己打招呼的银发男孩。
直到那天,自己的任务提前完成。原本在楼梯口便会朝自己微笑的男孩,今天却慌乱的低着头,用银发遮掩自己的侧脸。
鲜血,完全不领情面的缓缓流淌出来彰显着自己的存在。
“用这个擦干净它。”
随手递给他一张纸巾。
默不作声的胡乱擦拭淌出的鼻血,少年突然抬眼认真的望向Remy。
“人生总是那么痛苦吗?还是只有小时候如此。”
“总是如此。”
相视无言,Remy转身准备离去。
“嘿。”
少年叫住了他。
“谢谢你的纸巾,我去帮你买啤酒吧。”
不等自己回答,那个小鬼马上就坐了起来撒欢似的跑下了楼,小皮鞋敲在楼梯上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声音。
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小孩子疼的快忘的也快。顶级的杀手先生却并未发现,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门外细碎的脚步声引起了Remy的警觉,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小心翼翼的趴在猫眼上往外望去。一群便衣警察打扮的人已经手抄家伙严正以待准备开始一场屠杀。随着破门而入的第一声枪响,小小的公寓楼的宁静便彻底被打破了。
哭喊声,惨叫声,枪响,调侃,钝器撞击物体与肉体的声音霎时间混作一团。即使看不见屋内,Remy也可以想象那里破败不堪,血肉横飞的场景。
黑吃黑,多么残暴。同类往往只有面对同样以此为食的同类才会下此狠手。
随着最后一声枪响,一切又归于平静。鬣狗贪婪的眼似乎依然在寻找着什么。
Remy的心突然一紧。那个孩子,马上就要回来了。
“哒,哒,哒。”小皮鞋欢快的敲击声愈来愈清晰。

-tbc
(羊:炒鸡喜欢这部电影QAQ,不知道有没有毁了(´・_・`)所以先码这么多吧,如果大家能接受我就继续码下去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