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鸭羊鸭羊吖w

小了白了兔,
白了又了白,
两了只了耳了多了束了起了来🐇。

长城,让我忘记自己身为男人。④【完结,恶搞向,全员性转】

还是蟹蟹各位支持我的小伙伴w!
这期双兰!w



龙坑内,残血的大龙发出了绝望的悲鸣,举起巨大的兽爪开始负隅顽抗。
“哼,不自量力。”花木兰挥动着重剑一下一下向前推进,更加压低了主宰的血线。一头利落的短发以及英气的剑眉使得他看起来更为潇洒,以及顺着肌肉脉络滑下的汗珠。
真好看呐。
再好看终归不是自己,自己永远没有借口攀上这朵高岭之花,兰陵王苦笑。
“小心!”一个愣神,巨龙的利爪挥将下来,兰陵王一惊,暗骂自己成为女儿身后反应也迟钝了,还没来得及躲避,便撞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喂…”
“你愣什么神啊!”一抬眼便对上了一双有些焦虑的眼睛,用轻剑两下解决了主宰,花木兰揪住了兰陵王的衣襟。
“从今天开始就感觉你有点不正常。”

“…”
不知该如何回答,兰陵王心里突然酸溜溜了。大概是拥有了女性脆弱敏感的内心。

真是丢脸啊,这副样子。

“?”
看到兰陵王别扭的别过脸去,花木兰先是一惊,接着收剑入鞘,蹲下身去,拍了拍对方的脑袋。
“其实你这个样子也没这么欠揍。”
“我其实挺感谢自己现在变成男人后心思没女性细腻。”自嘲的摇了摇头,花木兰就着兰陵王边上坐下。

“我可是很讨厌你的啊。”
“你总是能莫名其妙影响我的心情,我总会想到你,甚至你仅仅是约我打个主宰我也会开心一下…”
兰陵王静静的看着身边的人自言自语,花木兰难得与自己说了很多除干架以外的话,他们可能会就这样厮杀一辈子,亦可能一方战死疆场,一方坐享荣华富贵,一生孤独。

“木兰,你考虑过以后吗?”兰陵王的口气前所未有的认真。
“以后?还早着吧。”花木兰笑了笑,“或者说我很难享受到未来的太平盛世喽。”

直到最后,兰陵王依然没能将那句“那你跟我走吧”说出口。


“由于今天系统故障,所以英雄性别转换,对此我们深表歉意。”
系统机械的女声回荡在王者峡谷上空,
“明天一切将恢复正常。”

扁鹊一面叹了口气将还未调出的性别恢复的药倒掉,一面替趴在鲲上沉睡的庄周披上毯子。子休胸前的两个瘤太影响他睡眠了,梦话里都在说他被硌得慌。

浪迹江湖的褐发少女此时又回到了长安街,盘腿坐在酒楼上笑盈盈的看着如同怪阿姨一般的狄扒皮以及身边小脸红彤彤的俏萝莉。

百里守约的长发被铠高高挽起,露出一小截光滑白皙的脖子,他尽量无视某位闷骚又异常粘人的银发少女,开始忙上忙下为全队准备晚餐。
“守约…我饿了。”
“乖,饭马上就好了。”
“但我想吃…”
“好了闭嘴。”百里守约窘迫的红了脸,也没见过哪个姑娘会这么饥渴啊,更何况一个顶着冷淡的西方人面孔的少女,看着竟色气十足。

“哥!铠哥给我扎了一头麻花!”
“…”
“阿铠…”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解。”


傍晚,静谧的龙坑外点点萤光闪烁,一对死敌却有说有笑的烤起了蓝buff。花木兰托着腮,隔着篝火,对面的那人竟多了几分柔情,长长的微卷的睫毛像撒上金粉的秋蝶,含笑的眼底是挡不住的温暖。

好想…再多了解一点他。

“喂,高长恭。”
“这都晚上了怪冷的,你坐过来点。”
“唔?”还没等兰陵王反应过来,便被人一把拉了过去,那张帅气的侧颜就在眼前。
“…\\\”
“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啊!!我身为男人的自尊都丢光了!!

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上扬,兰陵王任命的闭上了眼。
算了算了,就这一天。没有争吵与争斗,没有尔虞我诈,没有背叛与复仇。

就…任性这一天,明天还是一个人。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向王者峡谷,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今天的长城也很和平。


END

【我真的去写作业了哈!!这文里花偏攻哈哈哈哈哈!等我有空了来开点正儿八经的坑哦~】

评论(9)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