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巴羊鸭吖(◐‿◑)

lof不知名沙雕博主

看看我的博心情可能会好一点哦(。・ω・。)💕

不要丧丧的过每一天鸭qwq

所以和老阿姨同居了②【主铠约,ooc,不死魔女au】

更!(*☻-☻*)!!

没写完作业依旧爬回来坚强更文w

蟹蟹宝贝们喜欢(⁎⁍̴̛ᴗ⁍̴̛⁎)!!




浴室的门总算是开了,男孩穿着大了他一码的衬衫切切诺诺的猫在墙角,守约早早的下好了面,坐在客厅笑着招呼他过来。
“来呀,我又不会吃了你。”

狼妖摇了摇尾巴,那孩子还犹犹豫豫的不敢靠前,突然,

咕——”
一声悠长的鸣叫从他瘪着的肚子内发出,响彻安静的屋内。

“噗哈哈哈哈哈哈!”
尽量无视了那放肆的大笑,男孩红着脸窘迫的走到桌前,守约憋住了笑声,顺手将面往他面前推了推。面汤的浓香瞬间吸引住了孩子,他举起筷子,忿忿的咬了一口煎蛋。

“好吃——!”

溏心煎蛋内鲜美的汤汁在唇齿间爆开,酥脆的蛋白裙边在嘴里嘎吱作响。霎时间,小孩忘记了自己维持的拘谨形象,呼噜呼噜的狼吞虎咽起来。
百里守约连忙给他顺了顺背。这孩子洗完澡后看着还算五官端正,深邃的海蓝色眼睛,标志的西方正太嘴脸,以及一头之前被隐匿在污秽下的一头柔顺银发。百里突然想起,之前准备扔掉那件衣服时,无意间在衣服边上看到一个烫金的
标致“W”*。
这可不是普通的小乞丐啊…百里攥着手中的衣服,默默将它藏了起来。
现在看见这独特却贵气的发色,百里更确信了自己的猜想。

“小矮子,我问你啊…”

男孩听到立刻将脸从碗里拔了起来,尴尬的抹了抹脸,巫师纤长的手指将细心的将对方脸上沾上的食物残渣抹去。

“你的家人呢?”百里慵懒的托着腮,愉快的看到孩子的耳根子发红。

“我…不记得了。”男孩愣了一下,困惑的挠了挠头,他的记忆仿佛在几天前突然断片了,什么都想不起来。

百里守约盯着那个男孩的眼睛,发现他的眼神茫然却没有动摇,终于还是放弃了。

“算了,你以后就跟我混了。”
贵族的小公子也好,财阀的大少爷也行,反正他现在落难了,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好的先生…”
“——嘘”
那狼妖精致的面庞慢慢靠近,凑在男孩耳边轻喃,
“叫我守约。”



“所以说你连自己名字也给忘了?”

百里守约这么问着,一面将地窖里囤积的金银珠宝装进布袋。
男孩站在楼上看着下面,木讷的点了点头。

“我来想想啊—”

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百里插着腰,寻思了起来。

“看你这么瘦,豆芽菜似的,就叫你铠吧!”
“…”
“别不高兴嘛,这不是希望你日后能像铠甲般坚不可摧。走吧,我给你做红烧肉。”
留下这个被唤作铠的男孩满脸黑线。

要到开学日了,百里寻思着自己的仆从总不能是个文盲,于是开始为铠物色学校。
看他的样子应该上小学了,百里守约脑内飞快的思考离这里又近又好的小学。一切盘算好了,他突然想到了个严重的问题。

自己可是无业游民啊。

虽然自己钱是足够了,但在这片大陆上生活了近千年的老妖精早就没了自己所存在的证明。

糟了,这被发现是会被逮起来的。

百里苦笑了片刻,拨通了手中的电话。



“花姐,真的谢谢你了。”
从花木兰手中接过一系列证件,百里感激的道了谢。
“谢啥,话说回来我们都已经几十年没见了,怪怀念守约你做的饭的。”
花木兰倚靠在沙发上,感慨道。
她和百里守约以及一位名为苏烈的中国武僧是要好的朋友,他们曾中二的组织过一支名为“长城”的捉鬼小队。
但也只有花木兰和守约自己知道,他们终归不是一路人。再长达数年的分离后,他们还是得到了苏烈终老圆寂的消息。

“话说,你要这些做什么。”
花木兰优雅的点上一支女士香烟,刚开口问,余光便瞟到了门口手握大鸡腿的铠,随即会心一笑。
“原来是养小崽子了呀~”

“木兰姐见笑了。”
百里回过头去,安抚性的对门口的孩子笑了笑,随即问道,
“木兰姐也是女巫,但为什么你却有证件?”

“这…”

“我为她办的。”

房间暗处的某个角落显现出了一个人影,一位紫发带着口罩的男人缓缓伸出了手,眼角微扬,露出诡谲的微笑。
“百里先生,请多指教。”

连狼妖都无法捕捉到气息?百里不由得警惕了起来。下一秒,那个危险的男人就被花木兰一法杖敲到在地。

“痛…木兰你干嘛!”

“高长恭我说过我没事了!守约是我兄弟,你还偷偷跟来干嘛?”
花木兰一高跟鞋鞋跺了下去,不出意料又听到了一声惨叫,紧接着气哼哼的背过身去不再理他,却隐约能看到脸上的红晕。

“这位是——”

“哦我是他男朋友…嗷!!”

百里守约识趣的退出了房间并轻轻带上了房门。
“守约,他们在干嘛呀?”
小朋友拉了拉自己的衣角。
“他们在做游戏呀,来,哥哥带你做游戏去呀。”
“但你好像老我很多岁哎…”
“死小鬼…”
百里守约感觉冥冥之中被小屁孩摆了一道。


已是黄昏,花木兰拖着兰陵王站在百里家门口向他告别。虽然看起来无事发生,但她白皙的颈窝上的点点樱红还是让百里尴尬的瞥过了视线。
“姐先走了,有事要记得跟姐说。”

“木兰姐走好…”

“…等等!”

花木兰突然拉过守约,认真的说,

“你确定要收养一个人类小孩吗。”

百里看着那个女人的眼睛,几百年的岁月足以折杀了曾经少女眼中的阳光,如今魔女的眼里沉淀着疲惫以及担忧。百里恍惚间似乎看到了当年花前月下,豪情满怀的三人誓要斩尽这世间的魔物,做一辈子的兄弟。

一辈子啊,太短了。

“对啊,就当养个人类仆人吧。”
无所谓的耸耸肩,但还是心虚。

“对你个头啊。”
花木兰赏了对方一个爆栗,
“你还是认真的吧。”

“果然还是瞒不住木兰姐呢…”

相视无言。



“大姐姐走了呢。”

铠默默的注视着百里,自从那位巫女走后他就有点郁郁寡欢。不忍看到守约黯然神伤却又不知怎么安慰他。

“啊…阿铠。”

将视线转向脚边的孩子,守约努力调整好情绪,无奈的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
听说头发软的人心肠也软,阿铠一定是个温柔的孩子吧。

“唔…”

被拥入一个微微凉薄的怀抱,铠先是愣了愣,随后钻入鼻内淡淡的草药香让他安心下来。

“阿铠不许离开我哦。”

“嗯…”


TBC
*W:Welf家族,韦尔夫家族缩写。大概是某德国贵族的姓氏,也算是私设吧hhh




不行了不行了透支了我我我真的要补作业去了更文随缘啊啊啊啊啊(;´༎ຶД༎ຶ`)!!
最近真的要累垮了…但各位看官喜欢看就好w
蟹蟹资瓷!!!

评论(9)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