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鸭羊鸭羊吖w

小了白了兔,
白了又了白,
两了只了耳了多了束了起了来🐇。

所以和老阿姨同居了③【主铠约,ooc,不死魔女au】

哇开学啦考试炒鸡烦人😭…

成功安利基友次铠约嘿嘿嘿(´・ω・`),如果她来lof找粮看到我的尬文会不会很尴尬_(´ཀ`」 ∠)_…



“喂阿铠!”
抱着足球的铠与同学们正准备在岔路口告别,就被他们叫住。

“晚上你一定要来训练啊,足球队可少不了你。”
看着一个个期许的目光,铠心虚的点了点头。他还没有忘记家规。

穿过茂密的丛林,铠在小木门前踌躇不定。

“瞧瞧这是谁回来了啊。”
鸡汤的鲜香从门缝里溢出,熟悉却温柔的声音此时却让铠头皮发麻,他忘记了狼妖惊人的五感。

“唔…守约,我回来了。”
心神不宁的神情被轻而易举的捕捉到,百里故意装作无事发生。他慢悠悠走进了厨房,铠连忙紧随其后,像往常一样帮忙择菜。只是这次很明显的心不在焉。

这肯定是有求于我嘛…
百里也不说话,就静静等着这这孩子自己组织好语言。

饭也在这尴尬又沉默的气氛中煮好了。
百里不紧不慢的给两人盛好了饭,自顾自的吃了起来。铠也就一言不发,平日里狼吞虎咽的他今日面对佳肴一筷也没动。

“咯哒。”
瓷碗与桌面发出清脆的接触声惊动了铠,他忙抬起了头,发现守约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翘起了腿。

“说吧,啥事。”
捏了捏拳头,铠蹲了下来,讨好似的给狼妖搓了搓腿。

“我晚上想要和同学出去,守约。”

“不行。”

“只是踢球而已…”

“你忘了家规了嘛?”
百里的眼神严厉而不可商量。

“可是我和同学都约好了啊…我不能拖累大家。”
某人不依不饶。

“我会注意安全不让守约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我一定不会搞太晚,拜托了!”

百里守约看着现在的场景,突然想起了铠班上那个小胖他妈妈训他时他应付他的模样。难道自己越来越像家庭主妇了嘛。

自己还是拗不过他。

看着那孩子风风火火抱住球冲出门,百里心中隐隐不安。
自己也很希望他的小仆人能像别的孩子那样无忧无虑的玩耍,但无奈他的主子可是狼妖。傍晚,妖怪猎人开始伺机而动,与自己相处时间久了的人难免沾染上妖气。

就一个晚上,应该不会被发现什么吧。
百里一面收拾碗筷,安慰自己。



“啪嗒—”

短暂的和平在家中电闸被拉的那一刻就被宣告撕裂,百里警惕的靠上了一边的墙壁收敛了气息,他清楚这可不是跳闸这么简单。

果然,房门被打开了。

三两个魁梧的猎人手持武器悄悄猫进了屋,他们应该就是循着那孩子身上的妖怪气息来到这的。很显然,他们对一个人类孩子并不感兴趣,只是这头修为颇深的狼妖巫师使他们垂涎不已。

脚步声一点一点近了,守约的心脏被提到了嗓子眼,他很清楚来者皆为老练的妖怪猎人,自己现在没有法器加持无法与其抗衡,现在能做到的只有隐匿起来。

他还没看到那孩子长大,他还不想死。

这个念头在脑内一闪而过,百里自嘲自己在危急时刻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那个小屁孩。
那些人在屋内里里外外搜了个遍,除了厨房已冷的残羹剩饭,就是没有找到那匹狡桀的狼妖。本着贼不走空的原则,在搜刮了一些草药治后,几个大汉嘀嘀咕咕的就往外走。

突然,守约看到外面有人进来了,眼睛惊恐的睁大。

“你们几个强盗,把我的守约怎么了!”

门口的是个孩子,他额头汗津津的,一头银发在皎白的月光下如此夺目,熠熠生辉。他手持柴刀,虽然能看出很害怕,却依然紧紧攥着刀柄。

为首的男子很快反应了过来,他嗤笑着打翻了男孩手中的刀,另一个男人拎小鸡般拎起了铠,不顾男孩在自己手中如何挣扎,狠狠往墙上摔去,而视线却注视着屋内。


“狼都是护犊子的动物,对吧。”


TBC




果咩啊只更了一点(;´༎ຶД༎ຶ`)…我我我会加油der!啊啊那个我终于百粉了之后争取弄个点梗(⁎⁍̴̛ᴗ⁍̴̛⁎)蟹蟹大家支持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