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巴羊鸭吖(◐‿◑)

lof不知名沙雕博主

看看我的博心情可能会好一点哦(。・ω・。)💕

不要丧丧的过每一天鸭qwq

所以和老阿姨同居了④【主铠约,ooc,不死魔女au】

Here we go(´・ω・`)!
【三观不正警告⚠️】



百里慌了。

仅仅一瞬间乱了阵脚,却瞬间被颇有经验的猎人捕捉到了气息。那男人狞笑着径直向守约藏身之处走去。

“守约!!!”
铠嘶吼着,额头已经被撞破,细细的血痕流至了下颚。

“闭嘴!”
另一个男人不耐烦的给了他重重一巴掌,铠脸上立刻显现出一块通红的手印,闷哼一声昏死了过去。
那人还是不过瘾,正打算挥拳锤向孩子的腹部时,黑暗处闪出一个身影,尖锐的爪划破他的手臂,趁男人吃痛之际一把将那孩子夺下互在自己身边。

“呦~我说啥来着。”
恶魔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这不就自己出来了嘛。”

“啰嗦。”
赤色的兽瞳充斥着怒火,百里守约龇牙咆哮,耳朵紧张的别到了脑后,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面对三个强大的猎人如同困兽之斗。

百里引以为傲的理智被愤怒燃烧殆尽,他颤抖的双手搂着受伤的孩子。

“你们伤了他!”

“那又如何?”
三人手持铁链慢慢靠近,拖在地上的那头发出沉重又刺耳的拖拽声,百里弓起了身子,理智在看到孩子昏迷的那一刻燃烧殆尽,他如同野狼般呜呜低吼,身为巫师的狼妖忘记了近千年的修为。

“你们居然敢伤了他!”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怀中的孩子已不知何时苏醒,眯缝着眼睛,钴蓝色的眸冷冰冰的打量着那几人,手中攥那把柴刀。




“所以这是心理疾病吗?”

扁鹊的诊所里,戴着古怪大帽子的男子点上一支烟。从帽檐下细长的眼中充斥着的血丝以及眼帘下浓重的黑眼圈可以看出,他已经几日没有合眼了。

“百里先生,还请你不要在这里抽烟。”

叹了口气,夺下那人指尖刚点燃的烟踩灭,扁鹊担忧的看着这位风尘仆仆前来投奔自己的老友。

“其实原本是戒了的…”

焦躁的抓了抓漂亮的米色头发,百里抱歉的笑了笑,
“…一般从小就被遗弃的孩子多少会有点心理上的问题,喜欢虐待小动物,自/残,孤僻之类的。”

“但那孩子都没有。”

“除了这次一下杀了三个人对吧。”
当这位一向温润的狼妖朋友背着个昏睡的孩子千里迢迢来找自己时扁鹊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被草草收拾过,浓重的血腥味以及残留在衣物间的血渍依然不难被捕捉到。

“这真的是个孩子嘛,眼都不眨一下的杀了三个高级的妖怪猎人。”

百里沉默了许久,那一晚,他仿佛看到了银发的罗刹伫立于黑暗间,手握利刃,冷静而又凶狠的割破对方的喉咙,腥臭的鲜血洒了一地。一时间,曾经温馨的住处变成了炼狱,哀嚎声,刀尖划开肉体的摩挲声,以及溅射在自己脸上温热的液体让百里脑内一片空白。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半大的少年割下来男人的头颅,回头走向自己。

“守约,守约…”

男孩跪在自己面前,眼里充斥着泪水。


“…别怕哦”

百里的声音颤抖着,却本能的伸出了手,轻轻搂住铠的肩。

“啪。”

头颅掉落在了地上,滚到了百里脚边,但他不在意。

“你没有错哦,你只是在保护我们而已。”

“但是…守约,我杀了人…”
男孩的泪水混合着血液浸湿了百里的衣物,他的身体筛糠般的抖,将头紧紧埋进了狼妖的肩窝。

“你没有错啊,都是守约不好,人都是守约杀的,和阿铠没有关系哦。”

守约牵强的撤出一个微笑,他洗脑般的在铠的耳边低喃。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一所不知名的木屋在朝阳的微光中兀自燃烧,身着长袍的男人背着羸弱的少年向着远边走去。



TBC


沉迷表情包hhhh
先更一点w想要小心心投喂(⁎⁍̴̛ᴗ⁍̴̛⁎)

评论(1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