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羊大帅比Oo

我我我QAQ还有好多坑没填…【惶恐x

【切枕】鱼水之欢(文不对题,网切&反枕)

即使没人看我也想码下去QAQ…(别赞我要脸)

【第二最好不相思,如此便可不相思】
网切开始如此盼望着睡眠。
浪人越来越猖獗,而幕府拨给武士们的俸禄却少的可怜。少年的浅笑依稀回荡在耳边。
“武士大人,果然又再见了呢。”
梦境里,他再一次看见了那个人的身影。来不及多想,网切快步走到屏风另一侧。
“您身上的血腥味已经快盖过檀香了。”
网切第一次看见了声音的主人,一位面容姣好的少年,却毫无少年应有的活力。他慵懒的侧卧在榻榻米上,纤指有意无意的玩弄着自己玫红色的发丝。和服大开着,毫不在意的向面前的男人展现自己瓷白的肌肤。
再往下看去,隐约可以看见点点暧昧的痕迹。
网切不由得瞥过脸去回避,却听见面前的少年不在意的笑了笑。随后便听到衣物摩擦窸窸窣窣的声音。
“已经整理好了。”
转过眼去,少年依旧是懒散的模样,只是衣物已穿戴整齐。
“你…”
网切欲言又止,看到刚才的情景,他大概已能猜出八九。
这个家伙,是个游女。
并不是鄙视这类人,但是网切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梦到有关游廊的种种。
“这里是我的梦境,而不是你的。”
似乎是看出了自己的疑问,少年翻了个身,慢慢回答。
“不必困扰,只要陪陪我就行了。”
说到后来,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怕是又睡过去了。
能在梦中睡着,这个孩子还真是有趣。
环顾四周,四面的墙上似乎多了些简单的壁画,原本一片空白的屏风也零零散散点缀了些花草。
这样,似乎也不错
在自己意识模糊前,网切轻轻走到男孩身边,小心翼翼的坐下。他似乎依然在沉睡,将脸深深埋在枕头中,身子也缩成了小小一团。网切莫名对这个孩子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怜悯。
俯下身,尽量温柔的在他耳边唤到。
“我要走了哦,还有,叫我网切。”
不必向对待那些客人那样唤做大人,也不必将我看作那些大人。
这是我对你的唯一要求。
觉得自己有点奇怪,网切有些尴尬的起身准备离开。突然听到一声揶揄的声音从枕中发出。
“反枕,请多指教。”
-tbc

(没人看就没人看吧(。-_-。),但是还是觉得得把脑洞填完自己心里才踏实…所以占tag抱歉啦QAQ)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