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羊大帅比Oo

我我我QAQ还有好多坑没填…【惶恐x

【切枕】鱼水之欢(文不对题,网切&反枕)

居然有朋友看QAQ,感动😰
所以我决定还是更下去QAQ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这世道越来越乱了。
曾经还抱怨自己衣食堪忧的生活,如今连活着都成了一种奢望。
虽然不知道自己何时会死,但是他们,一定活不过今天。网切吻了一下肋差的刀鞘,向浪人冲去。
他将成为保护幕府的最后一匹孤狼。

“岂有此理!区区婊子居然敢顶撞尊贵的武士大人!”
“大人息怒,妾身并不是有意而为之…”
阁楼上的隔间中突然传出了嘈杂的声音,紧接着便有侍女慌张的拉开了自己房间的门。原本今日闲暇不必待客的反枕暗自叹了口气。
看来怕是又有武士来闹事了。
跟着侍女匆匆忙忙赶来查看,只见隔间内已站了不少人,其中一位最为张扬的男人揪着一位游女大声喝骂。反枕赶忙上前想去拉开,却被身后的房间内另一位游女拦住。
“反枕先生,那位大人非嚷着要您陪客,您这样过去…”
话还没说完,那个男人的动作突然停住了,将视线转向了这边,眼神猥琐色情。
“太夫先生好大的架子,知道我是谁吗。”
“得罪了这位大人,应该如何补偿,你知道吗。”
反枕轻轻咬了下唇。
“大人息怒,让妾身来赎罪。”


今日的梦境,似乎有所不同。
原本和室内简约的装饰,被大片艳丽的牡丹所取代,显得雍容华贵却略显艳俗。
但是网切的直觉告诉他,这间和室的主人并未改变。
少年背对自己侧卧榻上,而半裸的背部上除了青紫殷红,还多了许多暴戾的痕迹。白皙的颈部隐约透着淤青。
网切心里咯噔了一下,用有些颤抖的手安抚性的摸了摸反枕玫红色的发。感受着的少年的身体轻微的颤抖,心中莫名烦躁。但他很快就将这无名之火归为一种对于弱者的同情。
那毕竟只是他的职业。
虽然心里是这么告诫自己,但手还是克制不住的握上了那只柔弱无骨的手。两人都缄默不语。
不算狭小的和室内充斥着浓重的檀香味,鱼缸内的金鱼欢脱的翻搅着一方并不清澈的水。招摇的牡丹,嫣红的唐纸伞,缀金的流苏。一派花柳之气。
-tbc-
(毕竟是学生狗(´・Д・)」每次更文都只更一点点,对不起大家)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