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羊大帅比Oo

我我我QAQ还有好多坑没填…【惶恐x

【gamquick】杀手雷米②杀冷au,求轻喷,后期可能开荤)

Part2




Peter在超市乐颠颠的挑了两瓶啤酒,顺带犒劳了自己大包小包的零食,抱着大大的纸袋直奔上楼。

怀揣着被那位神秘大叔夸奖的心思来到了自己家所在的那层楼,Peter忽然发现自己家门口多了一群人似乎在低声交谈些什么,来者不善。

Peter的动作顿了一下。

发现了他的存在,最外的那个人向自己投来了狐疑的眼光。Peter被盯的胆寒,他发现几个人的腰间都别着枪,而身边的墙上的弹孔宣告着这些枪械不久前露出的獠牙。

强行克制住自己颤抖的腿,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向前走。

一片猩红出现在自己的视线内。血迹,从家门内延伸至房间外。

他看见了尸体,那是他父亲。

屋内早已没了丝毫的人气,Peter瞬间明白了。他已经是家中唯一的幸存者了。

除此之外无人幸免,包括Wanda。

泪水不受控制的顺着脸颊滑落,将手攥的沁出了汗水。稍微低下了头,让银发自然的挡住大半个脸,顶着审视的目光,毅然决然的走过了那个曾经的家。默默的在最里面的门前站住了。

除此之外,他别无退路。

拼命克制住抽泣,压抑自己哽咽的声线。开始敲那扇未知的门。
“开门,是我。”
“开门。”
“求求你,开门吧。”
“求你…”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无人应答。死神的目光咄咄逼人。Peter到底是个孩子,此时已哭的似个泪人。他似乎在已经听到死神走来的脚步声了。
“啪”

门开了,是那个熟悉的身影。卷曲的半长发,略微带胡茬的脸上总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那个男人还是像往常那样嘘寒几句,便自然的将自己迎进了屋。

那一刻,Peter仿佛看到了上帝。

Remy将哭的不成人形的男孩带进屋后,反应迅速的反扣上了门。随后趴向猫眼。那个人虽仍有怀疑,但碍于老大还未有指令外加不好妄下推论,就不再注意这里。暗自松了口气,看着这个自己一时冲动而救的孩子,心中懊悔不已。要知道干自己这行的最忌讳的就是多管闲事,Remy可不想因为这次的见义勇为而惹上麻烦。

但眼下最麻烦的事,还是如何安慰这个可怜的孩子。挠了挠头,Remy默默去给自己倒了杯啤酒,顺便接了杯水递给男孩。男孩大概也是哭累了,一边抽泣一边捧着被子小口啜饮。帮他理了理凌乱糊在两颊的银发,Remy试探性的安慰。
“我很抱歉你的家人遇难…”
“…不”
出乎意料,那孩子突然抬起头回答自己。
“那些人…即使他们不杀他,我早晚也会下手…”
“但是…”

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再一次奔涌而出。小家伙哭的呛住直咳嗽,Remy赶忙上前为他顺了顺背。
“他们杀了我姐姐…”
“…她是那么温柔,从来不爱哭”

Remy似乎回想起,在那家整天阴沉的邻居家,除了这个男孩,还有一位身材娇小的红发女孩他印象尤为深刻。恬静,乖巧,让人充满保护欲。

人毕竟已经不在了,眼前的人看起来也不是一句“节哀”可以安慰的来的。揶了口啤酒,寻思着自己这满藏着军火的小破隔间里有没有什么能逗小孩开心的东西,纵然自己阅女无数,那小孩子还真没啥办法。突然,他头脑一亮随后摸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副纸牌。

想不到这见血封喉的凶器竟起到了这种用途。Remy暗自笑了笑,随后故作神秘的将纸牌抽出,打了个响指吸引住对方的注意力,随后表演起一个简易却不失华丽的小魔术。孩子毕竟是孩子,马上注意力便集中在了Remy修长的手指间,瞪大双眼似乎想找出什么破绽。表演末了,Remy将手中的纸牌变成了一朵娇艳的红玫瑰,轻轻插在少年松散的银发上。少年有些猝不及防,看着面前的人突然靠近,感受着发间花朵的触感,腼腆的笑了。

男孩的笑靥让自己有一刹那的失神。

“我叫Remy LeBeau,当然叫我gambit也不是不可以。”调笑般的自我介绍,说出了那个好似超级英雄般的中二绰号。
“Pietro Maximoff,那你就叫我…
Quicksilver怎么样?”孩子也兴趣昂然的给自己取了个同样幼稚的绰号。
“酷爆了,银发的速跑者。”

Peter小口的抿了一口水,突然疑惑的问起了Remy的工作。
“清道夫。”
也许是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原因吧,Remy还是谨慎的用行话回答。但是聪明如Peter很快就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他放下了杯子,认真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那么,可以拉我入伙吗?”

-tbc
(羊:文和电影剧情有一定差别(´・_・`),gambit的人设也和萌萌的leon不太一样QAQ,但我会尽量写的不那么小白的…)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