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羊大帅比Oo

我我我QAQ还有好多坑没填…【惶恐x

【gamquick】杀手雷米⑤(杀冷au,文笔渣,年更电视剧(误)

前文请戳头像x
Part5



-I also want to become the person you think constantly of.
-我也多想成为那个你念念不忘的人。

一丝不苟的将黑色大风衣穿戴整齐,整了整礼帽。Remy一如既往的准备离开执行任务。他反常的并未与Peter进行过多交流,无视男孩一直紧紧注视着自己的目光,Remy夺门而出。
天晓得自己的内心糟透了!

自己居然被一个看似只有十二三岁的小孩子表白了?也许这没什么,但却使Remy异常烦躁。
鬼知道是什么原因,Remy内心咆哮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和他热情打招呼的倒霉的房东大爷。

Peter静静靠在窗口,目光一直跟随着Remy逐渐埋没在人群中的身影,心里莫名泛酸。揉了揉眼睛想要抑制住这种讨厌到他要落泪的感觉,赌气似得奔走下楼。
“今天怎么样,孩子?”望着有些不同寻常的男孩,房东亲切的问候。
“我有点厌倦练琴了。”
“我懂…”似乎带着点安抚的意味“但你做的不错,没有人来投诉你们…”
“我在琴上包了块布来减少噪音。”依旧是漫不经心的回答。
“真聪明。”
“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音乐。”
“我知道。”房东点点头表示理解“你的父亲到底是做什么的?”显然,他还对刚才的忽视耿耿于怀。
“唔…他是作曲家。”
“真厉害…”
“不过他其实不是我父亲。”男孩终于从自己的指甲转移的视线,盯着房东那张衰老的脸,嘴角轻轻勾起一个可以用妩媚来形容的笑容。

“他是我的爱人。”

面对着可怜的老房东呆若木鸡的表情,Peter神情透着说不出的轻快与诡异。
“Think I'll go for a walk.”
“Bye~”

Peter跟随着记忆马不停蹄的赶到了一栋老旧公寓楼下里。刚踏入内,眼前的昏黄使自己险些站不稳。快步奔走上楼,应付了警察心不在焉的盘问,Peter悄悄的穿过了胡乱栏上警戒线的房间内。

昔日的景象残忍的暴露在Peter眼前。这里他再熟悉不过了,落满墙灰的地板,散落的玩具残骸,血迹斑斑的墙面无一不提醒着他被残忍杀害的所谓家人,以及他的妹妹。Peter紧咬下唇,轻轻拾起妹妹房间内的邦尼兔,像曾经抱着妹妹那样将它紧紧抱在怀中。
穿过狭小的走廊,Peter突然怔住了。他缓缓将脚挪开,地板上赫然勾勒着一个孩子的身型。

他再清楚不过那说明着什么了。Peter脱力般靠在了墙上,将脸埋在了邦尼兔身上,任由眼泪将布偶打湿。
过了一阵子,稳住了身子。Peter擦了擦哭红了的眼,赶忙折回屋内,将木地板暗格下用保鲜膜包好的钱取出装好,猛然听见了催命般的脚步声。
“咯吱,咯吱。”伴随着人的交谈声,皮鞋与劣质木材发出的声音尤为刺耳。Peter冷静的判断着声音的来源,巧妙的绕开的前来的警察。

“我知道你是个大忙人,我们也想快点儿完事。”
“你只要一步一步的说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家伙在这里,他要去拿他的枪…Bang,我们打中了他。”Peter躲在墙后,暗中观察着那个身着灰西服语气的警官,他语气轻浮,Peter敢确定这就是那个杀害了他妹妹的凶手,面对这个他一手制造的灭门惨案,那个男人却毫无愧疚。
听着那个凶手对于残忍杀害自己妹妹矢口否认,Peter靠在墙上,眼神渐渐黯淡下来。

4602…
Norman Stansfield…

偷偷尾随着男人,直到他上了车。Peter赶紧冲到马路上拦了辆出租。
“跟着那辆蓝车。”
“你是让我在鸣警笛的车面前闯红灯吗?”
“不,慢慢开。拿着这一百块钱然后他.妈.的给我闭嘴。”第一次如此失态的对陌生人爆粗。

一路跟随男人,直到他走进了办公大楼,Peter靠在大理石柱后眯着眼睛观望了许久。

当Remy满身是血的打开了房门,发现窝在沙发里的男孩不着痕迹的将动画频道换成了娱乐新闻。
“See,present.”一个巨大包装袋印入眼帘。
“想打开吗?我来吧。”不等Peter反应过来,Remy兴冲冲的从里面拿出一件衬衫。看着这明显大了不止一号的衬衫Peter有点好笑的舔了舔手上的芝士,这算是对于他之前臭脾气的赔礼道歉?
还没等Remy落座,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僵局。打开门,只见房东和几个伙计脸色铁青的站在门外。
“麦高芬先生。”
“我们能谈一谈吗。”


新住处比前几个都要豪华一些,刚落脚,Remy立刻借口洗澡悄悄去浴室缝合好中弹的右肩,血水顺着身体流下,在排水口打转。
一切处理完毕。一打开门,就看见作为罪魁祸首的Peter正襟危坐,一看见自己出来,赶紧将身边的玻璃杯蓄满黑啤。
显然,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这是合同,两万。”一大叠钞票被推到了Remy面前。
“他叫Norman Stansfield,住在4602联邦广场26号缉.毒大楼4602…”
“我不收。”
“为什么。”
“钱太多了…”
“那你的枪能租我用一天吗?”
“我的枪从来不外租,你不是有自己的枪吗?用这个,帮我个忙,别打碎玻璃。”右肩的枪伤在隐隐做痛,Remy不耐烦的挠了挠湿漉漉的头发。
“你为什么对我总这么吝啬。”Peter的眼睛从始至终未离开Remy半步。
“你总是随意的杀着对你无关紧要的人,但是就是不帮我解决那些杀了我全家的人?”
“一旦开始复仇就不会有好结果。相信我,还是忘了好。”
“忘了?在我看见地板上我妹妹尸体的轮廓后你竟然想让我全都忘了?!”Remy的话自己完全无法理解,他瞪着微微湿润的眼睛,像一只暴怒的小兽,将长久积压的怒火咆哮而出。
“我要杀了那些狗杂.种!爆了他们的头!”

“一旦你开始杀人了一切都会不一样。”
“你的人生会被改变。”
“你的余生恐怕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睡觉了。”Remy猩红色的眸子仔细的打量着有些哽咽的Peter,语气几乎算得上是温柔,甚至掺杂着一丝乞求。
“我.他.妈才不在意怎么睡觉,Remy。”
“我要爱,或是死。”
“就这样。”



-tbc

(羊:拖更太久了果咩(;´༎ຶД༎ຶ`)反正也没人看orz,我尽量不be吧,马上要开学了我现在要拼死的补作业了ಥ_ಥ)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