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鸭羊鸭羊吖w

小了白了兔,
白了又了白,
两了只了耳了多了束了起了来🐇。

【天白】沉溺于此

天白初心呜呜呜!!!
没有粮自己割难吃的大腿肉也要磕这对!!!
刚看pv版就能感觉到白子外传有多虐惹orz
大嫂回家吧!!
【就算没人看我也会码字的!


“唔…那你就叫金城白子好了。”

“白子的眼睛很漂亮,发色也是雪白的和我们不一样的颜色。”

“就像是随时会消失…”

“以后别再悄悄跑出去啦!一家人都在为你担心…”

“额前的头发太长了影响视力,要乖乖戴着发带知道了吗?”

“哎!!今天空丸负责晚饭就好啦!哈哈哈…”

“…啊!意外的好吃!!白子做的和果子真的超级好吃!!”

“没关系啦…都是小毛病,来!陪我喝酒!”

“白子…真的很好看啊,也很贤惠啊嘿嘿嘿…唔!”

“啊哈…我错啦我错啦!!下手轻一点啊白子!”


“白子…”


“拜托你了。”








大概是人濒死前,脑内都会像放电影那样回闪过往云烟。
坠入深潭,身体慢慢下沉,大量河水灌入口内却连哽咽呼喊的声音也发不出来,眼前因为缺氧开始发黑。


“是哪里出错了。”

被阴家捡到,卧底十年等待良机,与胞弟里应外合静候大蛇大人复活。一切都那么完美,似乎都在计划之内。

“到底是哪里错了吗…”

恍惚间,他似乎想起自己纵身一跃而下,那个自己相伴又欺骗了十年阴家大当家的表情。明明输的是自己,但那个男人却强忍着不让痛苦的情绪溢于言表,紧握着的双拳仿佛要将手心掐出血般用力。

你看,你们的仇人都要死了,为什么还露出这样一副愚蠢的表情。

你们应该笑啊。


强压下心中不知名的酸楚,风魔自嘲的笑了笑。猛然间,他似乎会想起某天深夜,醉醺醺的大当家跌跌撞撞的走进自己的房间缠着自己喝酒。
像往常那样,自己说教这个不懂事的成年人几句,那个老小孩依旧是死性不改,笑嘻嘻的一面给自己与白子的酒杯斟满,一面毫无诚意的保证就喝一点。
金城白子无奈的笑了笑,这次天火怕是又会喝个烂醉明早给空丸一顿数落了。
但当他打算举起酒杯意思一下的时候,突然被一股很大的力量拉了过去,随即落入一个太过温暖的怀抱。

“叮”

小巧的酒杯摔在了地上,里面的清酒洒了一席。白子先是一愣,而后立刻恢复了波澜不惊的笑意,想要不动声色的摆脱这个似乎能灼烧到自己的怀抱。

“酒都洒了啊天火,怎么了吗?”

“难道是失恋…”

正准备调戏他几句,一抬头便对上了阴天火的眸子,心中不由得一惊。

那双漆黑的眼中俨然没有醉酒后的那种模糊失神,相反的,他无比清明的注视着怀中的人。
认真,却又深情。

“白子。”

瞥过眼神想要不去与其对视,那双眼睛仿佛能够透过自己罪恶的紫瞳洞察自己的内心。使丑陋的内在赤/条/条暴露在世人面前。
刚一偏过头,下巴便被钳住转了回来。

“白子,你听我说。”

“我喜欢你。”

“是那种超过兄弟情谊的那种喜欢,虽然会被你讨厌但我还是要说。”

白子懵了,他一开始为准备被阴天火质问编好的措辞一瞬间通通报废。
他听着阴家当家对着自己吐露心声,心中却丝毫没有反感,酸涩感如同潮水,似洪水猛兽般翻涌。心脏像是被无形的手挤压蹂躏难受的快要吐出来。
他别扭的转过头去,不让那人看见自己迅速红了的眼眶。太丢人了啊,明明只是一枚棋子罢了,为什么面对猎物会于心不忍。

“白子,我…我大概是想把你明媒正娶到阴家门下的那种感情。”

一双大手轻轻环住了白子的腰,阴天火将头靠在他肩窝轻轻摩擦,手腕上的花纹格外的刺眼。


“天火,你醉了…”

调整好了情绪,白子伸出双手,回应的搂上那人宽厚的肩膀,安抚的拍了拍。

“是啊…”

“我醉了。”


一夜无言。



“啊…很烦。”

那个风魔自暴自弃的闭上了被水流冲刷的酸涩的眼睛。

太过分了啊…

太过分了啊天火…

对这个相伴十年的家庭以及那个天真的当家的感情,是他风魔小太郎千算万算没有算进去的。





我也…

…好喜欢你啊,天火。



fin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