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吖羊吖羊吖w

博爱党,有偏爱的cp。雷一切all向cp以及狗//崽。热圈绝缘体制orz神烦ky

【安徽卷】写给未来2035年的那个他(甜向

这其实原来是篇材料作文x,我还是选择看题写话吧【bushi】

重生设定,应该不虐der。

致我最爱的他们,









——写给未来2035年的他






这是过去的我给你写的东西,一君。

今年我大概是22岁整吧…说起来我还没有经历过中年时光呢。不过这样也好,不用和一君一样体会中年危机以及日益渐秃的痛苦呢哈哈哈哈。

哈哈,一君我开玩笑的啦,你可千万别对这那个时候的我大打出手啊。毕竟18年过去了吧,我可是会一不小心就伤经动骨啦,40岁已经经不起折腾喽~

总是嘲笑你少年老成,时不时伤春悲秋之类的,还倔强又古板的像个小老头,现在倒是我想写些有的没的给你了。

怎么样,是不是在一起时间长了就会有所谓的夫妻相吧。




就是…想记下些毕生难忘的事,怕年纪一大把很多非常重要的东西忘记了。

一君再一次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我脑子就像宕机了一样。前世的记忆如同洪水猛兽般涌现上了,充斥着硝烟与血腥气息的片段压的我一时喘不过气来,

那个我视如父亲与兄长的近藤先生,

闷骚的长毛男土方先生,

渐行渐远的战友们,

高举着“诚”字旗,由昙花一现的兴盛迅速衰败的新选组。



以及那个如同入鞘的宝刀般安安静静的斋藤一,白皙到病态的皮肤被沉重的黑色和服与白色围巾层层叠叠包裹着,常年握刀的手骨骼分明。和同年龄的平助相比,他异常的成熟甚至有些显得呆板。
他总是太缄默,面无表情但笑起来却又那么好看。
他一丝不苟,循规蹈矩的仿佛是浅草寺的古钟,斩杀起敌人来又是那么果决如同丛林中独行的狼妖。

这么无趣的一个后辈,却成了我死前为数不多的牵挂。

要是我就这样死了,他应该会出现不一样的表情吧。

也许会难过,说不定会哭呢。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那双澄澈的蓝眼睛变成猩红色,那孩子太单纯,不可以变成只会杀戮的厉鬼。




现在那个坐在我面前的就是一君,就算剪短了长发我也不会认错人的。那人的容貌气质就算化成灰了我也认识。

我呆呆的望着他,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对上了我的眼睛。

“啪。”

我听到了他手中圆珠笔掉落在桌面上的声音,在偌大的图书馆里显得格外突兀。


我的笑容克制不住的浮现在脸上,托着腮,歪着头回视他。想多看一君几眼,把上辈子没印入眼帘的全记在脑子里,还是一尘不染的衣物以及软趴趴的深紫色头发,精致的眉眼。

半晌,我就看着你颤抖着手,不受控制的伸向了我的脸庞,接着揪起我的脸皮狠命一拽。


“嗷啊啊啊啊!!!”

“啊这不是做梦!”


确实不是做梦!但你扯的是我的脸啊!!果然连天然呆也是一脉相传的吗?我痛苦的捂起红肿了的脸庞,三番番队队长的手劲真不是盖的。

接着我们就因大声喧哗被请出了图书馆。


“阿一超过分啊…”

“…抱歉”

我开玩笑的抱怨了几句,发现你一直一言不发,定睛一看注意到躲在你过长刘海下的那双眼朦胧不清似乎蒙上一层雾气,眼眶也迅速红了起来。

“啊啊… …”

我说啥来着,

果然是哭了嘛…还真是没出息啊一君。

紧紧将你搂入怀中,我心里暗自调笑。



“我回来了。”

“哪都不去了。”







随后与你交往也就顺水推舟,在这个相对开放的年代,我终于以恋人的身份站在你右侧。百年以前,多少次与你一起并肩巡逻时偷偷看你裸露在的那一小段肌肤,强压下心头想要揉一揉你那一头总是翘呆毛的蓝紫色长发。

啊啊~一君,在你身边我总是显得特别话唠啊,你看我们身后的队士们都窃窃私语我是鸡同鸭讲话。

但我可不是一厢情愿哦,这我知道的。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在我身边的你,睫毛微颤,阳光为它们镀上了一层金边,眼底的笑意是不会骗人的。

真是的…
可爱的犯规啊…

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要去牵你的手,指尖相触的那一刹那我感到你身体颤了一下。

“总司…”

“没关系啦。”

平日波澜不惊的脸上已经羞红了一片,你紧咬牙关,随后就像下了多大决心似的猛地拉过了我的手,我也是一时没反应过来,手便被拉了过去。大夏天的,两双汗津津的手黏黏腻腻的紧握在一起。

什么嘛…

这哪里像情侣啊一君,你这力度根和别人掰腕子都不过分了吧哈哈哈。






呐阿一你现在应该36岁左右了吧,会不会是还这么纯情啊?那时候40岁的我大概会把这些当你的黑历史翻出来嘲笑你吧哈哈哈。






一君啊,我这一世一定会和你一起变成小糟老头,我还没好好看看新日本的面貌,还没有和一君你从九州一路吃到北海道,我还想在我垂垂老矣的时候枕在你的腿上和你一起看樱花,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啊。

所以,别担心啦…

一君。

现在的你经常做噩梦,半夜被惊醒总是惊恐无助的抱着被子。我知道你是个要强的孩子,不希望我看到你狼狈的模样,所以在你身边假寐。

你别忘了,这次我们生在太平年代,没有战乱与病痛,没有年少时的生离死别,能致我于死地的只有你啊,一君。

况且,我这么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死去。






现在的我还年轻哦,




但我已经能够预知未来啦。






我们能够在一起,很久很久,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爱你的总司










关上桌前的台灯,冲田总司揉了揉酸涩的眼睛,轻轻走到床边吻了吻床上那个熟睡少年的额头。



“私はあなたのことが好きです 。”


fin









是糖的对吧w!对吧!!夸我!!(⁎⁍̴̛ᴗ⁍̴̛⁎)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