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鸭羊鸭羊吖w

小了白了兔,
白了又了白,
两了只了耳了多了束了起了来🐇。

【天白】今天金城白子也很苦恼(甜,ooc,)

冷圈圈底用爱发电的肥羊er绝不认输!!

由正剧中当家先生聚会上超级帅【sao】气【bao】的形象衍生的一系列ooc脑洞

女装警告⚠️不适者自行绕道w








这大概是离开豺之后,阴天火第一次规规整整的正装出席如此盛大的晚宴。

偌大的宴会厅俨然是文明开化后的模样,欧式风格的装修风格在暖橘色的灯光下显得别具一格,铺着白晃晃的桌布的圆桌上摆着各式天火叫不上来名字的西方菜肴,反正那几道血呼啦几的绝对不是和食就对了。

这次聚会官盖云集,不伐穿着洋装的绅士小姐们以及上层社会人士。杯觥交错,端详着高脚杯中澄黄色的香槟,却让嗜酒的天火心中莫名烦闷。右大臣突然向自己这个“叛徒”示好显然非奸即盗,而自己作为辜负了战友们的罪孽深重自然是被现豺队长—安倍苍士视为草芥。

就在这样尴尬的处境下,就算是太阳也倍感疲惫。他一面强打起精神面对右大臣心怀鬼胎的问候,一面礼貌回应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的名媛小姐们的攀谈。

看着女士们三两个因自己的言行举止而羞红了脸庞,用名贵的鹅绒小扇掩面偷笑。阴天火头一回开始埋怨自己老爹老妈强大的基因将自己生的如此俊俏。

嘛…这想法被那个人知道他大概会嘲笑我吧哈哈哈。

毕竟那家伙的样貌可是出奇的好看啊。





正这么傻想着,袖口突然被拽住了

“天火先生,原来你在这里啊。”

阴天火先是一惊,刚才居然没有感觉到这人的存在。回过头来一看,只见面前是一位个头高挑的少女,精致的五官略施粉黛,一头如水般柔滑的铂金色长发微微卷起稍显俏皮,同样淡色的睫毛在灯光下如金粉蝶轻轻颤动,半遮半掩起眼眶内水蓝色的眼睛。

淑女倒是包裹的严严实实,却着实细腻,繁琐复杂的白色蕾丝精心装饰起“她”修长的颈项。她眉目含笑,声音中性且富有感染力。

“时间也不早了,该回家了。”

说罢勾起了他的手臂,看似小鸟依人,天知道阴天火现在手臂的骨头都感觉被夹碎了。

你看吧,我家美人来找我算账了。

无奈的笑了笑,天火安抚性的拍了拍那只不安分的手,小声道:

“我也得和她们道个别不是嘛。”





顶着女士们或是惊异或是醋意十足的眼神,天火抱歉的一边向她们解释一边准备溜之大吉。


“所以说她究竟是天火san什么人啊。”

“她是我太太啦哈哈哈,就是不太懂规矩…唔!”

干笑着应答后果然胳膊上被狠狠拧了一下,虽然自己看不到,不过天火觉得当时自己的表情应该相当扭曲。




飞也似的和金发女郎逃离了宴会,前脚刚迈出门没几步,身边的女性就一把把自己头顶的假发扯了下来,露出如雪般的发。

“… …”

从淑女到泼妇的无缝对接,忍者可真是可怕的生物啊啊啊!!

当然这种话天火也只敢在心里吐槽几句,如果他敢讲,这位精通暗杀的忍者先生一定会让他曝尸荒野。



“谢谢你啊,白子。”

看着身边一向温和的忍者有些气鼓鼓的样子,天火忍不住偷笑出声。

“是宙太郎一直哭着吵着天火哥不回家他就不睡觉的哦,怎么哄都哄不着…”

白子扯下笨重的裙摆,无奈的笑道。

“想到你晚上应该也没吃什么东西,我在厨房给你留了块大福…”






恍惚中,阴天火感觉这种状态特别像自己的妻子像自己抱怨自己的晚归,他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回味着白子美救英雄的画面,一种莫名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貌似忘了和苍世他们打声招呼再走了,

管他呢,反正都是老熟人了不是吗。

啊啊!!男人要什么事业啊!果然还是回归家庭最舒服,应酬什么的最麻烦了…




想着想着,天火渐渐将自身大部分重量全挂在了白子身上,而白子以为他喝了酒累坏了,也就放任他赖在自己身上。当俩人走回神社后,金城白子拍了拍趴在自己身上像树袋熊似的大当家示意他下来,突然听见他在自己耳边飞快的嘟囔了一句,








“我错了媳妇儿。”

“???”





fin








白子的外传心疼死双子了呜呜呜(;´༎ຶД༎ຶ`)下一篇打算写双子。

有同样身处北极圈的小伙伴想看什么剧情,有什么好玩的梗可以和我讲讲我来尽量满足你w




要夸夸(⁎⁍̴̛ᴗ⁍̴̛⁎)!!

评论(1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