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吖羊吖羊吖w

博爱党,有偏爱的cp。雷一切all向cp以及狗//崽。热圈绝缘体制orz神烦ky

【双兰】青涩不及当初①(双向暗恋,结局he)

悄咪咪来开个新坑(⁎⁍̴̛ᴗ⁍̴̛⁎)

在补雅思之余把上个世纪的梗给点了,算是对支持我的朋友们的承诺迟来的兑现。

幼驯染,双向暗恋梗,滥俗老套剧情,先虐后甜(应该不虐der)。

也许大概maybe含少量铠约w

配合bgm:恋人未满,食用更佳(´・ω・`)






有没有这么一个人,见到第一眼就讨厌上了。





初夏的空气愈发的燥热难耐了,聒噪的蝉以及躲在草丛中的蛙不知疲倦的叫着。难得今天幼儿园放假,高长恭呈“大”字躺在木地板上,头面对着马力全开的电风扇,紫色的呆毛随风飘荡,脸上的软肉也小幅度的抖动着。

即使这样,依旧觉得烦闷难耐。

汗水让白色汗衫黏腻在皮肤上,高长恭将它从身上分离开,同时将扒在后颈上凌乱的紫发拨撩开。将肥大的裤子向上提了提,小孩子还是耐不住馋,他悄悄的从铁罐儿里摸出个五毛钱揣在裤兜里,随意的拢了拢头发将它们扎成个小揪揪,晃晃悠悠的决定出门买根冰棍。


“师傅,师傅?”


朝着小卖部里面喊了好几嗓子,摆在室内的老破电视机还在吱呀呀的响,而屋里的老头似乎已经面盖着蒲扇酣酣睡去了。高长恭叹了口气,将攥的汗津津的五角钱放在水泥窗台上边,而后自己伸手去冰柜里拿冰棍儿。


“啪。”


刚探入冰柜的手被拍开,小孩刚是一愣,身子也被一股力挤在了一边。


“这是我预定的冰棒!我和爷爷说好了一会来拿来着!”


高长恭一转头,看见一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男孩气呼呼的阻挠着自己的手,樱色的头发汗湿着黏在脸旁,在阳光下格外的招摇。


“不还有别的冰棒嘛?吃哪一个不是吃啊?”

“不行!!我就要这根草莓味儿的!”

“那这草莓味的是写了你的名字了是吗?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

“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

那小男孩也是急眼了,脚一跺嘴一撇,挽起袖子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


不爽。

高长恭也不是被吓大的,他没有理会气势汹汹的小胖虎,又把手伸向冰柜。


“我说了你不许碰它!!”


虎头虎脑的横小子恼怒的扑了上来,一把将他搂倒在地。高长恭虽然块头没他大,却也铆足了力气揪住那人的衣领,两人就一起扑倒在了地上扭打了起来。

这胜负都还没分,倒是把老头给弄醒了。

被好一顿臭骂不说,冰棒也没买成,高长恭虽然脸上也挂了彩,白汗衫也蹭上了灰,一边的肩带被拉的好长松松垮垮挂在羸弱的肩上,显得狼狈不堪。

但他把那个明显是“伤势”轻了很多的家伙打哭了。小胖子哭哭啼啼的摸着比眼泪更多的鼻涕哼唧哼唧的抽泣了个半天,指着高长恭似乎是想要咒骂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真是大快人心!



隔天,村子里小孩子中就传出了“刚来的那个家伙居然把孩子王给打哭了的消息”。而高长恭也经常从路过自己身边小孩的眼神中收获或仇视或敬佩的目光。

他真是活该。

听着孩子们议论着那个小胖虎被打的如何的惨,虽然其实自己的情况比他难堪很多,但高长恭还是会不由得感到骄傲不已。他得意的走到那群孩子面前拍着小胸脯告诉他们,就是自己那么了不起。

他才不会承认自己心里其实有一点点小担心,就一点点。


“他应该没事吧…”

“谁管他啊,看着他那样就来气。”

“说到底,其实我也有错吧…”

“明明就是他欺负你,你这叫正当防卫!”

“谁想管那个小胖子啊。”


毒辣的太阳光炙烤着大地,热气从水泥路向上直冒蒸的人喘不过来气。高长恭穿着军大衣猫在小胖子家门口,汗水将他的刘海打湿成一绺一绺的样子,又如同小溪般顺着肌理流进眼眶酸涩着眼球,显得十分滑稽。

深吸了一口气,高长恭敲响了那扇沉重的门。

他听着里面拖鞋踩在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愈来愈近的,心脏砰砰跳的前所未有的快。


“谁啊?”

是小胖子的声音,

“吱吖———”

门开了,从门里探出个脑袋,耀眼的粉毛如同鸡窝般杂乱的在头上,高长恭却木在原地,原本想说的那些措辞一句也说不出口了。

“??!”

那孩子张望了半天,突然发现角落里猫着的穿着军大衣的人,吓了一激灵。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高长恭用胳膊一抹额上的汗,将衣服小心的打开。

里面静静裹着两根冒着冷气的草莓味儿冰棍。

他看到那小胖子先是没缓过来,木在原地发愣。后来鼓着两个肉乎乎的腮帮子低下头去像是要生气,这让高长恭想到很久以前他养的花栗鼠。他不情愿的想要去说明原因,居然看到那人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随后豆大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不是吧…怎么又哭了?

有些好笑的伸出脏兮兮的手抹他脸上的眼泪,白净的小脸这么一抹真就成了大花猫脸了。小胖子伸手气哼哼的要去打掉在自己脸上乱抹的手,结果这么一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一个男孩子怎么那么爱哭啊,娘了吧唧的。

心里这么吐槽,但高长恭终是不敢说出来破坏这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薄弱友谊。


“我叫高长恭,你呢?”

“我叫花木兰,还有你还穿着这么大件棉袄干嘛?”

“啊…拿着更热我觉得…”

“那你快脱了进屋,我家开空调了。”

“这么好?”

“你这样站我们家门口像个傻子。”

“你才是傻子!”

“不对是你!”

“反弹!!”

“反弹无效!!”

“的反义词!”

“防~”


果然,还是很讨厌他。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