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鸭羊鸭羊吖w

小了白了兔,
白了又了白,
两了只了耳了多了束了起了来🐇。

【双兰】青涩不及当初②(双向暗恋,幼驯染,有虐)

突然感觉文的名字好非啊hhh
其实内容不非的…【小声逼逼】大家赏脸来看一看嘛(;´༎ຶД༎ຶ`)
没错!那个小胖虎就是我们亲爱的兰姐!!
本篇可能有虐?
悄悄填坑







相逢是缘分,但也有可能是孽缘。





就上次自己主动去送冰棍儿之后,高长恭和那个小胖子关系好像和睦了很多。但相安无事的时光总是非常的短暂,大多数时间,哪怕是一些小小的戳戳捣捣都有可能引发一场“恶战”。

俩小屁孩一开始还安分着坐在小板凳上一起看电视,下一秒就可能你揪住我衣领,我薅着你头发大吵大闹扭打起来。最后颜面尽失的当着全村小朋友的面被自己家长提溜着后颈骂骂咧咧领回家。

但这又能怎么样,花木兰和高长恭都是倔到骨子里的脾气,死教不改。



直到有一天,高长恭的妈妈给了他一篮子水果要他去送给花木兰家。

看着家中大大小小的物件一天天的被打包装箱,自己的玩具图画书也被妈妈细心的收拾了起来,他有些疑惑。


“傻孩子,咱们要搬家了啊。”

“什么是搬家啊…”

“就是要离开这里了哦。”

“那…能把兰兰带走吗?”


搬家公司的车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爸爸也早将大件行李扛上了车。妈妈停下正在整理物品的手错愕了片刻,而后忍俊不禁的揉了揉高长恭一头乱乱的紫发。


“木兰小朋友还要在这里和自己家人生活啊。”

“所以不可以和我们一起走。”

“唔…”


搞不清自己为什么不想要就这么离开,也不明白为什么不希望以后看不见那个讨厌鬼。高长恭使劲摇了摇脑袋不再去想这个问题,莫名其妙的失落感涌上心头几乎使他情不自禁的想在妈妈面前哭出来。

离开他不是更好嘛,再也没有人会抢他冰棒了。

似乎是看出自家孩子闷闷不乐,妈妈将果篮塞进高长恭手上,然后轻拍他的肩膀。


“去和叔叔阿姨道个别去,记得要礼貌哦。”


手里紧紧攥着果篮的把手,高长恭总觉得自己应该去做些什么。他转过头跑回了自己的卧室,在自己已经被收拾好的东西里翻找着什么,随后匆匆忙忙抱着那个物件跑出了房门。


同花家夫妇道过别后,高长恭拉着还在原地发愣没有缓过来的花木兰,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仿佛是一场生离死别。


“喂,你真的要走了吗?”

“对啊。”

“就算这样,我也绝对不会想——”“你会想我的吧。”

俩人尴尬的同时憋出了那句难以出口的话,花木兰显然慌了神,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什么,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我也绝对不会想你哦!!”

高长恭听到对方毫不留情面的话,梗着脖子怼了回去,他手中的东西紧紧攥着想要重新踹回口袋,摩挲了几下还是慢吞吞的拿了出来。

“这把屠龙暗刃送给你!我那么强不需要这种东西,丢掉也是丢掉干脆就给你了。”

气呼呼的拿出了那把塑料制小宝剑塞进花木兰手中,这是高长恭最引以为傲的武器,他强忍着心中的不舍将这个小玩具给了面前这个爱哭鬼,还是他不在,这小娘炮被欺负了该怎么办?

“这种东西,我马上就会扔掉了!!”

花木兰赌气的红着眼眶,但居然将那把“宝剑”牢牢握在手心里收下了。

“我马上就丢掉!!”

“你敢?!”

“我就敢了!!”

吵得脸红脖子粗,但小玩意儿终究没给扔出去。


“长恭??都几点了?该走了。”

妈妈在车上焦急的催促着高长恭,走了几步,回头再去看花木兰,发现他背过身去并不理会他。索性一咬牙,和这个臭脾气的家伙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三步并作两步上了车。

车发动了,

高长恭靠在车窗上,居然恍惚间听见远处传来带着哭腔的声音。


“喂!!我告诉你,我现在要扔掉它了!!”

“我真的扔了哦!!”

“你回头看看我啊…”





童年的记忆本就如同过眼云烟般转瞬即逝,高长恭随父母移居到外地俨然已过去了六个春秋,小孩子适应新环境不是一般的快。在那边上完了小学,认识了新的同学,新鲜事物,一切都和以前小村镇里大不一样,似乎有什么忘却了但又似乎朦朦胧胧还记着。就像每年初夏周而复始的蝉那般周而复始。

当林荫大道两旁枝叶繁茂的树木开始扑簌簌向下落枯黄叶子的时候,高长恭随着人流,浩浩荡荡的踏入了初中的校门内。

初中和小学的生活状态完全不同,似乎少了太多属于孩童欢闹的时光。不过无所谓,随着年龄的增长,高长恭似乎发现自己并不似童年那般善于交际,他开始加上了笨重的眼镜,习惯在包里放随声听,甚至为了避免进行不必要的交流而有意无意带上口罩。

本来是打算一个人清净的认真念书,然后考上中规中矩的高中。

但上天似乎特地安排人来搅和自己的规划。


今天,班上来了个转校生。

而她自我介绍的时候自己似乎靠在窗口睡觉,直到他感觉到那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


“啪嗒。”


耳机从耳朵里给扯了出来,半梦半醒间给惊醒,下意识踉跄了一下,这才抬眼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正面对着老师微笑的女生。


“老师,我就坐这吧。”


张扬夺目的樱粉色长发高高梳成了马尾,高挺的鼻梁,好看的唇微微上扬,眉眼带笑却未能显现太多温柔,取而代之是眼里闪烁着的自信到不可一世的光芒。

还…挺好看的。

没有征求高长恭的意见自顾自的坐下,面前这位大姐头瞥了一眼不明所以的高长恭,然后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剑眉微挑,随后凑到了他的耳边。


“上课还敢听音乐?胆子不小啊。”

“大姐你谁啊??”


见女生语气不客气,高长恭也是口不留情,他从小可不是被吓大的。”

突然,手被抽了过去,强()硬的掰开,惊异于女生的怪力的同时,手上多了一样东西,有点冰凉,手感似乎是塑料…


“送女生这种东西还真是白痴啊,高长恭。”


迅速抽回手去,童年的黑历史赫然暴露在高长恭面前。


“屠龙暗刃??!”


一声超大声的惊呼过后,班上空气都凝固了。


“高长恭!!你给我站到走廊上去!”


无视了被推搡出教室还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下巴都快拖到地上的高长恭。花木兰悠闲地翘起了二郎腿,将对方的耳机塞进自己的耳朵,没有关掉的随身听还咿咿呀呀的放着些她也听过的英文歌,不由得心情愉快轻声哼唱起来。


“Get your act together we could be just fine.”





“控制你的行为,我们会相处愉快。”






tbc

评论

热度(27)